主页 > 新闻中心 > 最新资讯 > 强美元反扑、人民币再迈向6.9,“不着陆”预期笼罩华尔街

强美元反扑、人民币再迈向6.9,“不着陆”预期笼罩华尔街

发布时间:2023-02-21 09:38:52
来源:第一财经
浏览数:844

    进入2023年,最大的争论是全球经济将以什么样的速度下滑。1月以美国为首的经济数据强劲,“硬着陆”风险下行,连“软着陆”(经济逐渐衰退)的概率都被认为在下降,“不着陆”(经济不衰退)的预期则推动美元回升。

    然而,这一看似积极的消息也存在“硬币的另一面”,即通胀可能更顽固,美联储的终极利率水平可能继续上行。早前大幅反弹的美股陷入盘整,美元指数从1月低点101附近反弹至104附近,气势如虹的人民币也逼近跌破6.9的水平。究竟这种逆转只是由一时的交易情绪驱动,还是一种更持久的变化?

    美元反弹幅度有限

    在一系列远超预期的美国经济数据(非农就业报告、零售销售、消费者CPI和生产者PPI)发布之后,市场预期联邦基金利率目标区间上端增加约40BP,达到5.25%,抵达时点的预期也从6月变为7月。然而目前的问题在于,终极利率会否更高?

    “1月底货币市场处于降息狂热中——当时市场定价预期2023年6月到2024年6月之间的降息幅度达到160个基点,目前市场已收回近70个基点的降息预期。”渣打全球首席策略师罗伯逊(EricRobertson)对记者表示。他还提及,最初市场只是将降息时点后推,但在最近一周,可以看到市场定价预期不是简单后延降息时点,而是更为系统性地收回降息预期。除货币市场定价的变化外,我们还看市场隐含通胀预期和美国利率波动的上升。市场正不得不转向美联储维持“更长时间较高利率”的较大可能性。

    具体来看,1月非农就业新增51.7万个工作岗位,远超增加18.5万个工作岗位的预期;1月美国PPI环比增长0.7%,为2022年6月以来最大环比涨幅,增幅超出市场预期的0.4%;未经通胀调整的条件下,今年1月美国零售销售额环比增长3%,逆转了此前连续两个月下滑态势,增幅远超预期。

    除了强劲的通胀数据外,上周最大的变故来自美联储官员梅斯特和布拉德,他们拒绝排除在未来几个月内再次加息50BP的可能性。对利率特别敏感的2年期国债收益率仅在过去两周就上涨了60点,目前已逼近4.7%附近。

    许多策略师现在能预见“不着陆”的情况,即美国经济保持增长,而央行继续实施限制性的货币政策。巴克莱银行上调了对美国的增长和通胀预测,但股市的情况并不明朗,多头和空头仍在争夺定价权,即是利率上升重要还是经济韧性重要。早前,几乎华尔街的所有大机构都认定——衰退是成功抗击通胀所不得不付出的代价。即使是现在,这一观点仍可能成为现实。

“值得注意的是,美国的未来10年预期通胀率已经创去年12月以来的新高。目前市场已经倾向于认为今年还有3次25BP的加息,利率峰值预期将达到5.28%。关键的问题在于,还会更高吗?”嘉盛集团资深分析师JerryChen对记者表示。

第一财经此前报道,接受采访的中外资行交易员表示,美元指数存在反弹3%~5%的可能性,毕竟短期内从114跌至101的速度较快,历史上都会出现技术性反弹,除非出现重大冲击。

不过,相比起去年的强美元,机构预计此轮反弹幅度有限。“尽管美国数据的强劲,挑战了市场对美元走弱的底线,新的市场分歧可能会温和提振美元(最多提振2%),但如果超过这一幅度,则需要全球宏观前景的显著恶化。”巴克莱策略师AudreyOng表示。

亦有机构在伺机等待增加美元空仓的机会。罗伯逊表示:“如果事实证明美国经济比预期更为稳健,我们也将预期全球经济增长前景好于预期。所以,一旦市场有信心认为美国加息周期已结束,风险资产将获得支撑。因此,我们保持技术性审慎。我们正择机增加美元空仓和美国国债以及新兴资产多头仓位。”

人民币存在技术性回调必要

随着美元反弹,人民币也出现较大幅度回调,非农就业是点燃人民币抛盘的导火索。

2月初,眼看就要升破6.7的人民币突然出现“获利了结”行情,美元/离岸人民币在2月4日收盘报6.8074,单日贬值幅度高达近700点。随后人民币维持弱势盘整,截至北京时间2月20日18:50,美元/离岸人民币报6.866。

“技术面看,本轮美元/人民币在6.7附近点位上反弹是合理的,此处确有一个较强的支撑位置,而上方遗留的缺口回补的可能性比较大(人民币暂时贬值)。”某股份行外汇交易员对记者表示。

人民币技术面可能需要“补上方缺口”

此外,在机构人士看来,人民币近期回撤较快也与披露的货币供应量数据有些关系。1月我国M2同比增12.63%,M1同比增6.73%,这与此前经济回稳、货币收紧的预期有些许出入,给涨速过快的人民币汇率浇了盆冷水。

某大行外汇业务专家朱延桦对记者表示,“货币增量中,流通中的货币与准货币的增速最快。此前,境内流动性收紧的预期先行,叠加美元指数重挫,人民币3个月复合升值速度为2015年汇改以来最大,我们也反复强调了短期超涨的问题。现在内部流动性与预期有些不符,加之美元指数反弹,人民币回撤的速度快一点也很正常。”他表示,关于境内流动性,存量部分的确是收紧的,增量扩大的影响还需要再观察。对于人民币汇率而言,现阶段内部流动性因素为次要因素,外部美元指数的牵引仍是主要因素。

不过,究竟人民币短期会否去向贬值的方向“补缺口”,“这实战则无需去赌,可以将锁汇头寸分成若干份。同时,将目前点位至回补缺口之间的落差也分成若干等份。每触及一个等分位,就逢高锁掉一批。这是有判断的‘中性’操作。”朱延桦称。

就大方向来看,更多观点倾向于认为,中美的经济和货币政策周期已经来到转折期,未来人民币汇率大势看涨的观点仍然可以维持,目前国际投行对2023年人民币的预测点位普遍在6.3~6.8。

冠福股份

Copyright © 2019 冠福控股股份有限公司